熱搜 : 藝述中國 中國文化藝術 中國藝術 中國文化
主頁 > 文化 > 茶文化 > 正文

義烏是日本茶文化源頭之一

藝述中國 www.xaiqik.tw??時間: 2016-10-18 14:47??來源: 藝述中國??作者: 未知

您已經瀏覽完所有圖片

      翻開絲綢之路的歷史,也是中國茶葉對外交流的歷史,絲綢之路又被茶業界奉為“絲茶之路”,茶葉元素構成了絲綢之路永恒的旋律。


      如今的義烏,是新絲綢之路的起始點,而古絲綢之路的駝鈴聲,雖已在歲月流逝中漸行漸遠,但穿過時光隧道,撣卻歷史塵埃,依然能循著蛛絲馬跡,探訪到一些歷史新的節點,仔細分析,我們發現義烏還是古代絲茶之路的起點之一,尤其是博大精深的日本茶文化,義烏是其源頭之一。

      中國之茶 源遠流長

      縱觀五千年的茶業沿革史,幾乎與中華五千年文明史是一脈相承的,它在中華文明史上,乃至人類文明史上,都留下了絢麗多彩的一頁。

       大量的歷史資料和近代的調查研究材料,可以確認中國是茶樹的原產地,這可從多方面得以佐證。首先我國是野生大茶樹發現最早、最多的國家,在西雙版納,至今還存有一棵世界公認的“茶樹王”,它樹高14.7米、胸圍2.9米,這棵古樹至今仍根深葉茂,堪稱奇跡。

       其次,茶字的演變與確立,可以從另一個側面告訴人們,“茶”這個字的字形、字音、字義,最早也是由中國確立的,如英語的“tea”、法語的“the”、德語的“thee”、拉丁文的“thea”,與廣東、福建沿海地區的發音一脈相承,廣東人發音為“cha”,福州發音為“ta”,而廈門、汕頭則是“te”;而俄語的“yau”、朝鮮語的“sa”、土耳其語的“chay”等則與我國北方“茶”字發音相似;至于日本語的“cha”、印度語的“cha”都為“茶”字原音,難怪1753年,瑞典科學家林奈在《植物種志》中,把茶樹的學名定為CameliasinensisL.,其中sinensis就是拉丁文“中國”的意思。從茶字的演變可以確證,科學家把茶樹與中國等同起來,成為中國的代名詞,是符合史料軌跡的。

       除茶的讀音外,中國還是世界上最早對茶進行深入研究的國家。最早見到茶名“荼”字的《爾雅》以及最早記述中國種茶、飲茶的《華陽國志》(公元前1100年)尚存于世;至于成書于公元758年前后,唐·陸羽撰寫的《茶經》更是中國第一部,也是世界第一部茶書,難怪世界知名人士評價,茶不僅為中國所發現、所利用、所栽培,是茶的發祥地,而且從茶書、茶藝、茶俗、茶品、茶禮等等,處處閃爍著中華各族人民的精神文化境界和高潔素雅的文化氛圍,中國是茶文化的搖籃。

       日本之茶 源于中國

       世界各國的茶樹引種、栽培技術、加工工藝、飲食方法,甚至如前所述的“茶”字發音,最初都直接或間接由中國傳入。據史料記載,華茶外傳于西漢,茶葉最早經由絲茶之路傳到西亞,接著傳入朝鮮半島和日本。

       在日本文化中,禪文化占有很大比重,這是日本文化最有代表性、最有特色的文化現象;而日本茶道藝術的思想背景為佛教,其思想的核心為禪。茶道與禪宗是一組平行且并駕齊驅的關系,因而在飲茶習俗傳入日本的初期,飲茶活動是以寺院、僧侶為中心展開的。

       中國唐代,國運興盛,萬國來朝,其中不乏乘木船而來的日本僧人,他們或短期、或長期接受中國文化的熏陶,包括享受豐裕的飲食生活。而一旦回國,難耐日本飲食,尤其是齋飲的粗陋,而遠道帶回的茶葉在中國既是文人雅士的風流之物,也是出家山林的僧人們的潔凈之物,于是,以其來自中國士大夫圈子的高雅脫俗之物,成為寺院齋飯的點睛精品和敬獻權貴的珍品,難怪有人說,日本茶文化是起源于僧侶及上層社會對唐風文化的崇拜和無條件的吸附,初始是貴族們競相效仿的風流雅事。難怪日本茶道興起之初的“寺院茶”、“書院茶”,都還沒有脫離趨附唐風的影子。

       而無論是茶樹的移植,還是中國茶文化對日本的傳播,其中有一人功莫大焉,這就是最澄。

       最澄(767-822),日本近江(滋賀縣)人,俗姓三津首。其先人為歸化日本之漢人。據日本茶的歷史年表記載:“公元805年,在佐賀縣大津市的日吉大社,種植了由最澄從中國帶回來的茶樹果實。”最澄將這些茶籽種植在京都比睿山麓,形成了日本最早的“日本茶園”,至今還在京都比睿山的東麓,還立有《日吉茶園之碑》,在這通碑上記載了最澄在中國攜回茶種辟園種植的經過。這也是中國茶種傳往國外的最早文獻記載。而正是這個最澄,盛唐時期曾來過義烏,且成了義烏與日本交流交往的文化使者。

      “茶祖”最澄 情緣烏傷

       興許有人會說,把最澄說成是日本“茶祖”,是張冠李戴,因為日本本土是尊榮西禪師(1142—1215)為茶祖,因為他不但從浙江帶回茶樹茶籽,而且還用日式漢字寫了日本第一部茶書———《吃茶養生記》二卷。但筆者認為日本真正的茶祖是最澄而非榮西,因為最澄將茶葉引進日本,比榮西早360多年,目前存留日本的最早茶園也是最澄引進茶籽栽種的,更何況日本許多資料都記載:“至唐代,茶葉由日本高僧最澄將中國的茶樹帶回日本,茶這種飲料就在日本生根發芽,日本栽培茶樹由此開始。”

        那么,最澄究竟是從中國何處將茶樹引入日本的呢?史料上雖沒有記載,但筆者認為從烏傷(義烏)引進可能性最大。

         理由之一。最澄不僅到過烏傷,“曾在雙林為僧”,且對烏傷尤其是雙林寺有著深厚感情。“唐貞元二十一年(805),有日本高僧最澄在中國寫就的《雙林大士集》一卷二十紙”(見《義烏叢書》之一《義烏文化的海外影響》,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47頁);據最澄著《傳教大師將來越州錄》一書記載,最澄帶回日本的天臺宗經典中除了自撰的《雙林大士集》一卷二十紙,還有《傅大士還詩十二首》一卷、《浮漚篇》一卷……同時,他還在自己撰寫的《內證佛法相承自脈譜》之《天臺法華宗相承師師血脈譜》中,把傅大士納入天臺宗之法脈,名列鳩摩羅什三藏之后,天臺二祖慧文大師之前。由此可見,最澄對傅大士是尊崇有加,更何況,最澄乘遣唐使船入唐,大多時間是在龍興寺師從天臺宗九祖湛然(天臺宗八祖、傅大士六世孫玄朗弟子)弟子道邃學習天臺宗,而這一時期,因受慈恩、賢首各宗派勢力的影響,天臺宗處于衰落期。天臺宗教義是“一心三觀”,傅大士的代表作《心王銘》,以及他倡導的“三觀一心,推檢四運”與其教義十分契合,再加之天臺宗尊傅大士為祖師,聲望很高,故最澄來中國之前,正推出傅大士作為復興天臺宗旗幟,這其中湛然就是吹鼓手之一,在其著作《止觀義例》里極力推崇傅大士,“設使印度一圣(指達摩)來儀,未若兜率二生(指傅大士)垂降……”正因如此,“……最澄回日本后,日本天皇令臣下營建伽籃及十七僧房賜予最澄。最澄以此地之形狀類似中國東陽郡烏傷縣之娑羅雙林寺,遂號‘雙林寺’且這個雙林寺,在日本還延續至今……”這就不難理解了。

         理由之二。烏傷雙林禪茶之熏染,使得最澄將茶與佛教的默契帶到了日本。茶與佛教的聯系,十分密切,這是因為佛教徒修持生活的重要一環就是坐禪,而坐禪要求靜坐、斂心、集中思維,專注一境,這就得靠茶提神益思、生津止渴、消除疲勞。因而說“品茶為參禪前奏,參禪成品茶目的”。正因如此,最澄來雙林游學之際,這里已專設茶寮(茶室)以招待上客;設有“茶堂”,以供禪僧討論佛理,招待施主賓客,品嘗名茶之用;這里還有“茶頭”,專事燒水煮茶,獻茶待茶;同時還有“施茶僧”,為游人惠施茶水。而且據史書載,“石橋供茗必有乳花效應。”寺僧每日以茶供養羅漢,茶杯中常常出現“八葉蓮花”等花紋圖案。這種禪茶文化,令最澄醍醐灌頂使得他有心了解茶禪真味及雙林寺供茶的種種儀軌。可以想見,他回日本后所創立的佛教寺院中定是積極推介雙林寺院茶風。據說他圓寂時曾留下六條遺戒,其中之一為“地位越高者,越應該滿足于布衣粗食。”這和中國茶圣陸羽的“茶宜精行簡德之人”的茶道核心思想同出一轍,可以說深悟了茶道精神。此等修養和對日本茶文化的影響,可以從《文華秀麗集》中收有的一首嵯峨天皇與最澄的唱和詩《澄公奉獻詩答》看出,由于受雙林禪茶的影響,茶對最澄來說已須臾不離左右。而且從詩中也透露出最澄與天皇屬莫逆之交,再加之他是被日本佛教史上譽為“入唐八大家”之一,圓寂后又被清和天皇追贈為“傳教大師”謚,這是日本有大師稱號的開始。鑒此,他能成為日本茶文化領袖也就不足為奇了。

        理由之三。品牌效應,促使義烏茶文化在日本發揚光大。據《浙江風物志》載:“浙江省的茶葉生產已有一千五百多年歷史。”(浙江人民出版社1985年2月出版344頁)。如果這個觀點成立,那么我們義烏無論是制茶產業還是茶文化,都走在浙江前列。早在南朝梁時傅大士(497—569)的組詩《行路易》就寫到了茶:“須彌芥子父,芥子須彌爺;山海平坦地,燒冰將煮茶。”(《傅大士集》“卷三”詩偈18頁)。

        傅大士的詩雖不是歌詠茶,他是以地形高低,冰火互變,辯證地提示矛盾對立統一,但畢竟能證明茶在1500多年前的雙林已成平常事。

        不僅如此,那時的烏傷雙林已有了自己的茶葉品牌,這有權威的史籍佐證。有明一代萬邦寧著的《茗史》中載道:“雙林大士自往蒙頂結庵種茶,凡三年得絕佳者,號‘圣陽花’、‘吉祥蕊’各五斤,持歸供獻。”(《茗史》卷下8頁,“結庵種茶”詳見《續修四庫全書》1115冊);清代劉源長撰,余懷補的《茶史》也有類似記載“圣陽花,雙林大士自往蒙頂結庵種茶,凡三年得極佳者,曰‘圣陽花’。”(《續修四庫全書》1115冊)。而且這兩個品牌久盛不衰,在陶谷的《荈茗錄》中記載:“宋有龍坡山子茶、圣楊(陽)花、吉祥蕊……”(《中國飲食文化史》164頁,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
 
        品牌的背后就是文化,烏傷雙林茶文化對最澄如此灌輸,他返回日本自然不僅帶走了這里的茶籽,而且勢必要將這里的茶文化在日本發揚光大,難怪如今日本“茶”字發音是“chà”,與義烏發音“zua”(國際音標)十分相近。

        古人常常以茶為范,以茶載道,而今天的我們,追念的是茶與日本之間化不開的濃情和傳播久遠的天籟。

        (據義烏商報,原標題《義烏是日本茶文化源頭之一》,原作者吳潮海,文中部分史料系傅健提供。)
【聲明】①藝述中國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②凡藝述中國的原創文章,轉載時請 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藝述中國“,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或將追究責任;③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藝述中國網的價值判斷。④如涉侵權稿件,請立即與藝述中國網聯系,我們將及時處理。

相關資訊

  • 河北木偶制作匠人:把非物質文化物質化
  • 非遺傳承的三境界:腳踏實地為最高境
  • 非遺項目保護傳承影像雖好,還需多措并舉
  • 不要把非遺保護與產業化對立
  • 關于民族文化遺產保護的思考
  • 陜西鄭國渠申遺成功 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名錄
  • 牛角弓傳承人的“制弓譜”:230多道工序一次性
  • 古琴非遺保護獲重大成果 破譯“天書”有據可查
  • 源遠流長的七夕節——各地七夕習俗
  • 文化遺產技術應用應“不忘初心”
  • 榮寶齋:匠人匠心與新人新意
  • 走近非遺傳承人:懷揣剪子 綻放心花
  • 普及中國傳統節慶 發揚優秀傳統文化
  • 金壇雀舌茶道會獲評最具影響力特色節慶
  • 膝蓋已碎!300架節慶無人機燈光表演亮瞎眼
  • 千年古剎云居寺曾埋藏佛舍利
  • 法海寺壁畫獲得技術重生
  • 超實用!常見的佛教禁忌和規矩全在這里了
  • 有石龜有石塔 南京青龍山樹林里發現明代寺廟遺
  • 歐洲最大佛教寺院迎來機器僧 講經說法并兼職掃
  • 中元節的由來和習俗
  • 為何普洱茶在收藏界會陷入“吸金”困境
  • 中國茶文化做客尼泊爾
  • 普洱茶:是飲品、藏品 還是理財工具
  • 國際禪茶文化節在武夷山舉行 促兩岸茶文化交流
  • 助力茶產業升級轉營 第十七屆廣州國際茶文化節
  • 義烏是日本茶文化源頭之一
  • 解讀茶文化 細說喝紅茶的好處
  • 福建茶葉文化演變
  • 中國茶文化的歷史
  • 茶藝的緣起與成長
  • 中國茶文化與世界
  • 五彩繽紛的世界茶文化
  • 圖文推薦

    微信掃一掃,關注藝述中國
    獲取中國文化藝術精彩內容
    • 軍旅·行旅 孫立新油畫展
    • 江蘇名家晉京展:馮健親油畫回顧展
    • 和而不同:傅文俊數繪攝影展
    • “心之騖:王新妹的自然觀”攝影作品展
    • 花開敦煌——常沙娜藝術研究與應用展
    • 1
    • 2
    • 3
    • 4
    • 5





    投訴/建議:
    通過E-mail將您的想法和建議發給我們
    稿件投訴:[email protected]
    版權建議:[email protected]
    聯系我們:
    藝述中國熱線:13924039921
    官方客服QQ:351825039
    微信公眾號:ichnart
    Copyright?2016 ichnart.com,All Rights Reserved 藝述中國 | 版權所有 ?? 粵ICP備16023804號-2

    用微信掃一掃

    2019年3d走势图